User Bar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Branding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Right Branding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Header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Header Secon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reface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reface Secon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reface Thir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ostscript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ostscript Secon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桃花盛开

Conten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2013年11月6日

作为中国第四大直辖市,重庆的雅号不少,“雾都”便是其中之一。当日,我在一片白雾中沿着城区东北两三百公里的山脉一路向下,附近的村庄若隐若现,宛如人间仙境,只是不经意间轰鸣而过的公共汽车有些煞了风景。

为能尽快到达云阳县中心,大部分时候我都是沿着山谷持续下行,一路上人迹罕至。然而就在一家小店门口,却看见十几个男女老少围坐在一起闲聊。于是我便借着买水的机会同他们打起招呼,希望能由此换个落脚的地方。果不其然,他们热情地邀我入座,并很快和我闲侃起来。其中一位还评论道:“你的中文并不是很好吧?”

我笑了笑说:“感谢你的直率。我尽量多学习。”无论如何,实事求是总比说上一句“你好”就被人夸赞要感觉好多了。

山间的空气清新湿润,然而我却错过了一两周前的油菜花季,这让人颇为扫兴。如今梯田上仅剩下绿色的植被和枯黄的花杆,很快这里又将迎来夏收。话说回来,虽然我错过了油菜花,却正赶上桃花盛开。

路边载满了桃树,一年中的大部分光景它们都毫不起眼,花期仅有短短几周。一路上落英缤纷,满是泛紫的白色桃花花瓣。

街店早已打烊,沿途难觅摩托车的身影,更不必说来往的车辆。山中白雾弥漫,与城中相比空气颇为清新,不禁让我张嘴多呼吸了几口。但行人们却纷纷告诫我,这么做对身体不好。这是真的吗?我不仅疑惑道。潮湿的空气或许携带了病菌,但此处却是香气袭人,所以我只能对那些好心人耸耸肩,继续尽情地呼吸。

此时,一群家猪在主人的驱赶下奔了过来。路旁农舍墙上的白色标语写着“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!”“种鸦片要坐牢!”。

穿过层层迷雾,我发现一个男人正朝我走来。有趣的是他颠簸走路的样子与我颇为相似—右腿稍短于左腿。

对于跛足的人而言—至少就我个人来看,通常不会意识到自己走路一瘸一拐,而且我相信周围的人对此也毫无想法。但若是两个跛足的人见面,则像是在提醒对方这一人们有意忽视的事实,所以还是互不关注为好。但这一次, 我停了下来,一边敲打右腿一边对他笑着说:“同一条腿。”那名男子见状便咕哝了几句,径自走开了。看起来他并不想和我谈这个。

一路标语不断,“农民致富靠读书”其中一条这样写着。之后便又是几条禁止种鸦片的警示语,接下来的口号倒是与“中国何处去”的主题颇为相关,“学法、知法、护法,为你、为我、为大家”,
落款是“水口乡人民政府”。

就在桥下的岩壁上,一张印有文字的A4纸张贴在正中,而文件角落卷起的缝隙中则藏有一条小蛇。“告示”上面写着:“今年来,部分外来人员未经我厂同意,擅自进入我厂生产区域烤火、睡觉。为此,我厂曾多次向水口乡人民政府反映,并要求外来人员退出,但至今仍有部分外来人员经常擅自进入。由于我厂生产过程中需要对砖坯进行烧制,可能发生人员中毒、烧伤等人身伤亡事故。为了确保我厂的安全生产及人员的人生安全,外来人员未经我厂同意一律不得进入我厂生产区域,若擅自进入发生事故,我厂将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(起草人)云阳县兴旺砖厂, 2008年12月10日。”

看起来这里面有不少故事,可是在向好几个人打探情况后,我发现无人知情。该则告示的疑点颇多:首先外来人员都包括了谁?他们从哪里来?为何会搬来云阳?为何又住在砖厂的生产区域?厂里开展生产时他们为何不搬离?事故伤亡人数是多少?谢天谢地,在中国总有谜一般的事件等待着你去探究。否则,呆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?

尽管眼前迷雾漫漫,但从声音来判断,我似乎已到了云阳县中心。于是,我便加快脚步,意欲穿过此地到达沿岸的万州或万县。此地早在数百年前就已声名远播,始终是重庆东岸、三峡西岸最大的城镇,也是我的偶像—19世纪末女旅行家伊莎贝拉•伯德1898年穿越中国西部时下船前往成都的地方。能够在旅途中追随她的脚步,并尽可能体味她的感受一直是我的夙愿。

然而不知不觉我来到了枇杷村。枇杷是四川东部山区一种杏仁状水果,而我恰好赶上了枇杷上市的季节(5月中旬)。一路上随处可见兜售枇杷的水果摊,但店主们似乎是在与大自然竞争—沿途有数不尽的枇杷树,果实摇摇欲坠,任人采摘。尽管如此,水果摊贩们的生意依然不错,尤其是巴阳镇的一个村落,那里的客人似乎都是万州城内的中产人士。他们开着车来此欢度周末,顺便再买上几袋水果。

枇杷3元一斤,价格不贵。我当然不会错过,也在水果摊上买了些,周围的小贩们争着让我再多买些。“明年吧。”我表示。

Postscript Thir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ostscript Fourth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