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r Bar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Branding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Right Branding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Header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Header Secon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reface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reface Secon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reface Thir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ostscript Firs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ostscript Secon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鸟鸣山更幽

Content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2013年12月2日

云阳县城可算是长江流域的主要新城之一,三峡移民多定居于此。这座城镇或许在面积和经济发展上比不过东边的奉节县,但酒店环境却颇佳,当然仍无咖啡供应。站在城中,举目望去便又是一座大山,山顶还有一座宝塔,据说原本是逃犯的藏身之所。至于“原本”是指多久以前,透露消息的老农显得模棱两可,但应该是在新中国成立后。

一路行至城郊,云阳外国语高中的牌匾赫然入目,这座私立学校占地颇广,因为标榜英语教学,想必也颇有市场。我在校门口停了下来,询问保安能否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在校的任何一名外教。他瞟了一眼对我说:“这里只有一位外教,是个菲律宾人,但目前不住在这里。”

“那这么多学生怎么应付得过来?”我不解。

“还有中国本土的外语老师呢。”他回答。

“办学人真够精明!”我不仅感慨。用名字吸引生源,然后将成本降至最低。最后,我没能见到这名唯一的外教,更无意看低菲律宾人的英语能力,唯一确信的是他们的塔加洛语定是比我好多了。

我在城中的一个小餐馆内解决了晚饭,主食当然还是老三样—豆腐、米饭和啤酒。这几年来,我一路西游,主要靠这些食物解决温饱,而且特别偏好街头美味。在自己儿子的协助下,餐馆老板边忙边向我推销价值108元的牛肉烩辣虾。这搭配听起来有些倒胃口,即使再优惠也无法让我破戒。于是我便询问起最近的生意,她告诉我深夜的生意往往最好。

“我们要到凌晨才打烊”她边说边指了指四周的小店。这时我才注意到沿街尽是霓虹灯闪烁的按摩店和发廊,想必年轻的女孩们和顾客都喜欢在深夜来这吃些宵夜。华灯闪烁的发廊可算是中国城乡的一大特点。常听人说中国人和西方人不一样,非常忌讳涉黄涉娼的话题,事实真是如此吗?

这座城镇主要由沿河的三条公路组成,分别代表了上、中、下三个坡度,当然其间还有一些纵向的岔道。我沿着最高坡度的马路穿过小镇,发现街边的指示牌多有中、英文以及拼音三个版本。所以“白云路”被翻译成Cloud  Road,而平安梯则被叫做“Safety  Stairs”。之后我又沿着一条支路步行至河岸,穿过小桥西渡,离开了云阳县。

于是我又再次回到山谷,身旁河水潺潺,途经的一座屋舍前写着这样一幅标语:“离开家乡,投入到三峡工程建设中去。”

岔道口有一座单拱石桥,看上去年代久远,桥身还刻有灵蛇腾龙,首尾横跨整座桥体。石桥可算是传统工艺的杰作,坚固耐用,又不失美感。美中不足的是“永安桥”这个名字,不免落入俗套。但话说回来,三个字的篆刻手法精湛,形态流畅,也就让人忽略其他瑕疵了。

一路上山势渐平,远远地还能望见不少稻田,其中有些是梯田,有些则未进行坡改。我的第六感告诉我,美丽富饶、良田满山的四川盆地就在眼前。要知道对我而言,稻田匮乏算得上是三峡山区为数不多的缺陷之一。

此时眼前走来了一名老妇人,她似乎是在闲逛,忽左忽右,一头银灰长发像男子般散落在身后,丝毫不介意身旁呼啸而过的卡车和长途汽车。我友好地打了声招呼,她则向我回喊道:“八十八!两个八!”我想她是在说自己的年龄。

“恭喜啊!”我向她祝贺并提醒道,“但别走在马路中央,一起到路边说话吧。”

在我们相伴西行的过程中,一只鸭子从道旁的沟里跳出,摇摆着身躯穿过马路,加入了我们的队伍。于是我们仨又互相照应地走了200多米,从走姿来看,队伍步调极其整齐,只是我们很少和鸭子交流罢了。

站在云阳通往万州的公路右侧,亦能望见盘踞于山腰的高速公路。这条公路数月前刚刚通车,无论是长度还是海拔均可圈可点,20年前定能登上《今日中国》(原名《中国建设》)的封面,但在今日只能算是中国高速公路网络的又一据点。如今中国的基建(道路、桥梁以及隧道)能力令人惊叹。美国是否应考虑向中国申请建设援助呢?必须是!

耳旁的鸟鸣声不绝于耳,尽管只有“高-中-中-低”四个声调循环往复,但仍有如诗如歌的感觉。我曾在安徽的大山中见到过这种鸟,当时还听说它们的啼叫预示着种植季的来临。既然如此,想必如今也是这种状况。一路上只见农民在水过膝盖的农田中辛勤作业,双手娴熟地将秧苗插入土中。尽管此时此地的鸟啼声调与安徽当地略有差别,但这并不令人奇怪。毕竟,安徽和四川两地的方言也是不尽相同的。

Postscript Third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

Postscript Fourth

This is a debugging block